您好,欢迎光临本店! [登录] [免费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 > 商品分類 > ✎◫,社会科学★ > ✎◫,政治/军事 > 熊培云作品:自由在高处

熊培云作品:自由在高处

商品货号:ECS001901
商品点击数:1643
用户评价: comment rank 5
市场价格:¥25元
本店售价:¥22元
注册用户:¥22元
购买此商品可使用:0 积分
购买数量:
商品总价:

商品描述

商品属性

商品标签

產品名稱:自由在高處

ISBN編號: 9787513301329

出版時間: 2011-1-1

出版社: 新星出版社

頁數: 300

版次印次: 第1版

作者: 熊培云

開本: 16开

裝幀: 平装

印數: 21

字數: 242000

正文語種: 中文

 

 主编推荐
    《自由在高处》:爱自由,爱生活
    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
    每一片羽毛都闪着自由的光辉
    《新周刊》2010年度图书大奖唯一得主、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获得者熊培云。
    继《重新发现社会》之后最新力作
    帕特里克说:“不自由,毋宁死!”
    熊培云说:“不自由,仍可活。” 

 

   内容简介
    《自由在高处》是作者对《重新发现社会》一书的重要补充。旨在从个体角度探讨身处转型期的人们如何超越逆境,盘活自由,拓展创造,积极生活。帕特里克说,“不自由,毋宁死”.熊培云说“不自由,仍可活”。自由与自救,是《自由在高处》的方向与重点。
    改变不了大环境,就改变小环境。小环境改变了,大环境也会随之改变。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但能决定自己几点起床。
    这是我的人生,我必让它自由。每个人都应该是自己人生的领导者。那些能够带领千军万马的人,未必能带领好自己。要么成为自己,要么一无所成。 

 

   作者简介
    熊培云,1973年生于江西农村。毕业于南开大学、巴黎大学,主修历史学、法学与传播学。思想国网站创始人。过去或现在与熊培云写作相关的职业主要有:《南风窗》杂志驻欧洲记者;《新京报》首席评论员;《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东方早报》、《亚洲周刊》、《凤凰周刊》等知名媒体专栏作家、社论作者及特约撰稿人;南开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其文字沟通理性与心灵,自由、明辨、宽容、温暖。近年来在海内外华文媒体发表评论、随笔千余篇,致力于建设一个人道的、人本的、宽容的、人人皆可自由思想的中国与世界。代表作有《重新发现社会》(新星出版社)、《思想国》(中国友谊出版公司),译著有《中国之觉醒》(法文,香港田园书屋)。 

 

   目录
自序 因为无力,所以执着
——我为什么要写作?
第一部分:面包与玫瑰
国家与玫瑰
挡得住德军,挡不住生活
老教授与小王子
梭罗的树林
为情侣求饶
今夜,谁在搜捕圣诞老人?
好色关乎心灵
铺路石下是海滩
诙谐社会,政治如何玩赏?
赘肉政治学
第六种自由
为什么自由先于平等?
洛克如何理解超女?
看电影,还是哭电影?
绑架为什么流行?
能养政府,为什么不能养猪?
开公司,还是开法院?
死刑是个笑话
要新闻联播,还是宣传联播?
不要活在新闻里
一个中国人的不高兴
地图知识分子
“火星文”入侵
背着国家去旅行
国破山河在

第二部分:自救与自由
集中营是用来干什么的?
人质为什么爱上绑匪?
奖励你,控制你
不自由的秩序如何杀人?
屋顶上的矿难
公民膝下有黄金
没什么鸟可以代表一个国家
谁来同情“体制内弱者”?
守住良心的“一厘米主权”
柏林墙上有多少根稻草?
救故乡,救公共精神
每个村庄都是一座圆明园
从魏珍怎样到郝思嘉?
悲怆的明星
杀鸡儆猴,猴为什么鼓掌?
假如我改《西游记》
“网瘾”是如何被发明出来的?
二等于多少?
人是什么单位?
条件即逆境
预言的囚徒
人类为什么迷醉于暴力?
生活引导农民
哪里有混乱,哪里就一定有不自由
国界与自由
虽自由无以言说
被误读的《死亡笔记》
艾氏9·11
以河为界的正义
床上爱国主义
天堂五分钟
光荣背叛
——从《一九八四》到《窃.听风暴》

第三部分:演讲与独自
每个人都有权有势
——凤凰网三分钟演讲
自由在高处
——在中央电视台的演讲
识时务者为俊杰
——在南开大学的演讲
日报七年,我的文字心灵
——给朋友的信
把一生当作自己的远大前程
——给朋友的信
附录 易卜生主义(胡适)
后记 相信我们的国家,比我们想象的自由 

 

   精彩内容
    转眼之间,离开巴黎已经几年。我时常怀念自己在那里求学、采访与简单生活的日子。我从不讳言,虽然孤身一人,但我在巴黎度过了一生中迄今最难忘、最美好与最纯洁的时光。而我所学到的,与其说是在巴黎大学的课堂,不如说是在巴黎这座城市。我写的为数不多的几篇散文,也多是因巴黎有感而发,这是一种连接过去与未来的乡愁。因了这种乡愁,归国后虽然终日忙碌,但有机会我总还是想着在巴黎转转,哪怕只为匆匆几天的停留,为沉闷的人生透一口气,为心灵做个深呼吸。
    2010年初春,我去日内瓦参加第四届世界反对死刑大会,顺道又一次去看米哈博桥。“河水走了,桥还在。日子走了,我还在。”今年昔我,久别重逢,看着静静流淌的塞纳河水与浅绿色的米哈博桥,以及河边一棵棵刚刚长出新叶的老梧桐树,真有一种莫名的想写点什么的冲动。不幸的是,当时我忘了带笔,手机又早早用光了电,什么也记不下来了。我在河边找来了小石子与断树枝,却无法捉着它们在纸上画字。因为在香榭丽舍大街另有约会,在桥边焦虑与流连了近半个小时后我只能匆匆离开。坐上RER,这是我上学时天天搭乘的快速铁路,沿着左岸,不到半小时便可以到达先贤祠边的巴黎大学。而此刻,我只能透过侧顶倾斜的车窗,无奈又无助地望着米哈博桥上的天空朝身后奔跑。我多么想记下自己的所想所爱,却找不着一支笔,并因此彻底失去了内心的安宁……那是一种怎样的惆怅与绝望,我至今未忘。品、服务和理念的国际交易的基础上的。在不同程度上,我们可以说,西方文化的哲学传统继承自希腊,宗教来自中东,科学基础源自中国和伊斯兰世界 
......

 

   书摘插图





 

相关文章

暂时没有相关文章!

浏览历史

购买过此商品的人还购买过